淼淼射手座

最近墙头居老师,居老师也太好了叭!依旧all哲,张艺兴是底线!

ALL FOR YOU

*ooc也许很严重

*xjm@兰男分不清 点的双向暗恋梗

*双向暗恋在我心里是个坎,所以be但不会很虐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一分钟两分钟,也许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可能快要一天了吧。

他坐在长椅上,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我觉得他应该是等不到了。

他看起来很年轻,大概二十岁出头,但是身上总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忧郁,出于某种原因,我想要接近他,于是我也开始每天都坐在长椅上。

「你想知道什么?」我跟他一起坐了三天,他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不是问好,也不是驱赶,而是想要倾诉些什么。

「你在等谁?一个不会出现的人吗?」他看了我一眼,没回答我的问题,像是在回忆某些不美好的片段。

我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可能有些唐突,我正准备离开。

「你和他很像,都很喜欢直来直往。但…」我不知道他口中的『她』是谁,但我想我们应该是可以继续聊下去了。

「能跟我说说她吗?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们换个话题聊一聊吧。」我尝试着掌握主动权,他应该是看出来了。

「如果不是这个话题,我认为我们之间可能没什么好聊的。」我想的没错,这是位聪明的先生,被识破了技俩那就只能听听故事了。

「对不起,先生,那我们聊聊她吧。」

「你也许应该改个称谓,先生实在是太古板了,我叫黄明昊,你也可以叫我Justin。」说真的,要不是我对他很好奇,可能我们的话题也要就此打住了,我不太喜欢面对聪明人,我好像总在这方面摔跟头。

「他也很不喜欢聪明人。至少他应该不喜欢我。」看吧,我真的很讨厌这种能看出来你内心的人,果然这样的人注孤生。

「我们都太害怕了,害怕世俗的眼光,害怕彼此不再恩爱,害怕一个眼神就能击垮自己……」我实在不懂正常恋爱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眼光,我开始臆想一段玛丽苏小说。

「如果真正相爱,可能就不怕这些了吧。」我实在无法和他产生共鸣,哪怕一篇完整的玛丽苏小说在我脑海中成型。

「我知道你理解不了,我也不指望有谁能理解,有个人陪着我听就够了。」又出现了,那种跟他本人形象很不符合的忧郁。

「我想知道你等的人是谁?」我对这个她充满了好奇,我什么都不想知道,我只想知道这个她是谁。

「李权哲,他叫李权哲,很好听的名字对吧。」我看见了,那种溢出来的爱意,李权哲,我反复思考这个名字,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啊!我想起来了。

「你不会说的是参加偶像100的那个吧?」我突然兴奋了起来,有生之年居然能亲耳听到明星的八卦。

「嗯。」李权哲好像是他的开心果,至少在提到他的时候,他总是笑着的。

冷静下来的我觉得有哪里不对,等等,我一直以为的玛丽苏爱情居然是耽美,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虽然我不反对同性恋,但是在现实里遇到还是让人有些不舒服。

「我一直以为暗恋特别傻,结果轮到自己了,才发现有些情只能在暗地里。」我能感受出来他很喜欢李权哲,我也只当是粉丝入戏太深。

「我们要离明星的生活远一点,多关注作品。」我开口说了一句刚从微博上看到的评论,他看上去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我不是他的粉丝,我本应该是他的队友。」说真的,这回答吓到我了,我不敢想自己有不花钱也能离明星这么近的时刻。

他笑了笑,然后开始用一种幸福的语气说起了他的李权哲,反正在故事里,他一直称呼李权哲为『我的权哲』说实在的,听着很像我的妻子。

「他很可爱,脸肉嘟嘟的,刚开始讲话战战兢兢的样子总让我想犯罪。」这种突然变态大叔的设定让我有点瑟瑟发抖。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觉得一切美好的词汇来形容他都不为过。我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他了。当然,那时候只是你说的粉丝和偶像之间的喜欢。后来他们公司招练习生,虽然我没什么天赋,但我还是想试一试。我真的没想到,我居然通过了,我觉得自己离目标更近了些。」这些絮絮叨叨的部分让我有些困倦了。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练习室里,他穿着黑色的半袖,黑色的裤子,腰间系了条衬衫,脚上穿了一双黑色的vans。我到现在为止都记得清清楚楚。」这样一说,我更觉得他像个变态了。

「后来我拼命的想变得跟他一样好,把自己累出病了,这也是我现在只能坐在长椅上和你聊天的原因。」我在心里默念三遍:他是变态,不能惹。

「虽然很幸苦,但是我和他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好,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有一次谈话偶然提起,他说他觉得我长得帅,所以就想和我做朋友。再后来,我们几乎形影不离,除了上厕所和睡觉这种不能共行的事,其他的时候都黏在一起,那时候应该比情侣更像情侣。」我发现自己开始有些同情他了。

「本来公司要用七个人上那个选秀节目,我也是其中的一个,但是只是放出了消息,网上就铺天盖地的报道都是说公司招的练习生有同性恋。」我仔细想了想,虽然我不怎么关注这些花边新闻,但那次事情闹得很大,我都有些避之不及。

「公司为了声誉,想推我出去当替罪羊,当时给我的理由是我跟李权哲关系太好了。我知道李权哲是ACE,公司不舍得,我也不忍心,就自己扛了下来。后来莫名其妙的,这件事就过去了,但是我却在比赛的前几天突发腰伤,到最后,我还是没去成。」不得不说,我有点心疼他,不光是他无法参加比赛,更多的是他不知道真相。

「其实,那件事情我听说最后是李权哲揽下了责任。我也不是很了解经过,我只知道这件事最后是李权哲本人下场发了条支持同性恋合法的微博,然后公司也转了,之后就没再关注了。」他好像不那么在意真相了。

「都无所谓了,之后他一边参加着比赛,一边安慰我的情绪,真的是宝藏男孩啊,感觉世上的一切美好都被他占去了。我知道他会火,他也应该火,他生来就是要站在舞台上的人,他跟我不一样。」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安慰一个聪明的人。

「我觉得他喜欢我,早上起来会帮我准备早饭,很多时候我起来吃它们就已经凉透了。每天都会想着法的哄我开心,你不知道,他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我的权哲实在是太好了。但是我们谁也没走完那一步。我想亲他,想把他拥入怀中,我想占有他,但是我不能。他值得更好的。」他的语气总是在自责,我看不清他想要的。

「那就这样一直生活不好吗?」他摇了摇头。

「我在赌,赌一个一生的局。我们都很喜欢彼此,不,我们都很爱彼此,眼神中流露出的爱意是不会骗人的,我在赌他有多喜欢我,但是我好像赌输了。」他的情绪有些激动,甚至有些失控。

「那你是怎么认定自己输了的呢?」

「我让他跟公司解约,跟他说我们一起走,不管去哪里,只要在一起就好。」为什么不表白呢?我没问,因为我有了答案。

「其实你还是不够喜欢,应该说没那么爱。你会遇见更不想放弃的,至少他不是李权哲。」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说这么文艺的话。

「也许吧。」他还是很舍不得那个爱笑爱闹会哄他开心的人。

我之后就没再见过他了,至于李权哲,微博上说他跟公司解约了,赔了很多的违约金,最后一条微博是一周前,他发了两个字:暗恋。配图是两个夕阳下的人影,我认出来那是他和黄明昊,不过现在人也没了踪影,但是唯一能肯定的一点,他们都没去找彼此,把记忆都留在了原地,希望他们会更好吧。


———————献给你们———————

写在后面:我自己也知道,这篇文其实没什么深度,而且也看不出来两个人对彼此的爱意,最多能看到stin的单向,其实有些细小的点就能看出来鼠也很喜欢stin,这里的『我』没有特定的谁,ta就是个过客。我的情感可能表达的不是很完整,但是我所写出来的一定都是我在这段时间内深思熟虑之后的内容,也许很久以后再回来看这篇文章会觉得很幼稚,但是我很谢谢这份幼稚,也很谢谢一路以来有你们支持我,爱你们❤️

评论

热度(44)